首页 > 资讯 > 娱乐 > 正文

男子杀师潜逃23年被抓 最想的还是过好日子

原标题:男子杀师潜逃23年被抓 最想的还是过好日子-澎湃新闻网

男子杀人潜逃23年后被抓 最怕别人背后喊自己本名

刑警抓捕犯罪嫌疑人刘明军的现场。 警方供图

23年前,他是跟着老乡一起到丹东打工的20岁出头的小木匠;23年后,他在青岛,成为一名技术过硬,被人称为“李工”的公司主管;没人知道,这个看起来脾气有些古怪、暴躁易怒但却不爱和人起冲突的普通中年男人,身上居然背负着一起杀师命案。

逃亡23年,他从不敢在一个地方多留,曾经的本名成为他最大的梦魇,他以假名成家立业看似彻底“洗白”,但内心深处的不安却让他不时冒出连他自己都害怕的想法——他想杀了儿子后自杀,因为他不知道东窗事发的那天到来时,儿子要怎么继续面对这个世界。

7月23日上午7时,看到突然出现的警察时,他深深叹了一口气后束手就擒。当晚,他睡了二十年来第一个踏实觉。

徒弟为讨薪捅死师傅

1994年7月3日,丹东市振兴区的一个出租房内凌乱不堪满地血迹,几个从湖北黄冈到丹东打工的人呆立在屋外,勉强打起精神回答已经赶到现场的振兴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刑警的问话。

这里刚刚发生了一起持刀伤人事件——和这几人一起来丹东打工的刘明军,向自己的师傅张平讨要被其扣下的几百元工钱,随后双方发生冲突,刘明军掏出身上带的刀捅了张平之后逃跑了,虽然张平被送往医院,但最终没有抢救过来。

现场有多个目击证人,案情清楚,嫌疑人也被迅速确定,接下来就是抓捕工作。这个案件的侦办看似顺风顺水,但是没想到,到了这最后一步却陷入了僵局:当年的监控设备和侦查手段还远没有现在完善,刑警们虽然按照目击者提供的逃跑方向一路追踪,并搜查了嫌疑人的住处等所有可能的地点,但却一无所获。考虑到嫌疑人也许会逃出丹东,警方对各种交通工具进行排查后却仍然毫无线索; 去往住着嫌疑人父亲和弟弟的老家排查,也并没有人见过他回去。刘明军好像在作案后“人间蒸发”了,这个案子因为他的失踪停滞不前。

22年后的“神秘来客”

一转眼就过了二十几年,刑警们虽然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是当年这个悬案却没有被遗忘,几乎每年都要被翻出来重新梳理一遍。终于,这个案件在2016年迎来了转机。

“这次你们去湖北,顺路去一趟刘明军他家那个村吧,再打听一下他有没有回去过。”2016年,几名刑警要前往湖北调查一起枪支案件时,刑侦大队的领导嘱咐道。

刑警们在枪支案调查结束后前往刘明军老家。本来大家做好了一无所获的准备,但是这次调查却出现了意外收获。

据村里人反映,老刘家今年过年的时候有点奇怪。大家都说他家里来了个人,但是这个人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了。没有一个人见过到底是谁来了,问老刘头,老刘头支支吾吾地说是他去世老婆家的亲戚,姓许。

凭着职业敏感,刑警意识到老刘家的这个神秘来客不简单,说不定就是刘明军!这意味着刘明军的父亲和弟弟很可能已经和他取得了联系。

侦查刑警赶紧将这一发现上报,于是由丹东振兴公安分局副局长崔峻维牵头,这个案子的追捕工作正式开始。

微信中的半张脸暴露行踪

顺着刘明军可能已经联系上家人的思路,刑警开始从他的父亲和弟弟身上着手。通过调查发现,刘明军的父亲在2015年去过一次石家庄,这是他这些年唯一一次外出,又恰好在“神秘来客”到他家之前。那他这次外出会不会就是因为联系上大儿子刘明军,悄悄去跟他见了面?可惜的是,这个假设没有调查出结果,刑警转而将目光放在了刘明军的弟弟刘明文身上。

经过多番侦查,刑警终于在刘明文的微信中发现了线索——他的好友中有一个只有侧脸的头像,虽然不是全脸,但是通过和当年刘明军的户籍照片进行比对,基本能确定这就是依然在逃的刘明军!

时隔23年之后,这起命案的犯罪嫌疑人终于在青岛被刑警们抓获。而此时的他早已改名换姓,以许向志的名字过上了普通人的生活,还成为木工行业有名的手艺人,甚至作为行业代表参加过比赛。

为躲避侦查 从丹东步行到沈阳

7月24日,凌晨2点。案发23年后,刘明军再次踏上了丹东的土地,而这次是被刑警押送回来。对于当年是如何离开丹东的,刘明军依然记忆犹新:

“刚跑的时候就是想保命,我捅了张叔(指张平)之后,就躲了起来。当时我就是想张叔认识的人多,要是让他们抓到,我肯定得被打,我真的没想到会把张叔捅死。当时我带的刀也是朋友知道我去要工钱,给我壮胆用的。后来过了小半天我还偷偷打听过,听说他死了,我就知道完了,当时的第一反应就是跑。”

刘明军说,当时他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自己杀人了,留在丹东肯定要被抓,可是他不敢坐车,也不知道去哪,就下意识地沿着铁路一直走,饿了就摘路边的瓜,渴的不行才敢向附近的人讨口水喝。

没有目的也不知道方向,刘明军就一直走一直走。也不知道走了几天,他居然步行走到了沈阳市苏家屯。这时候,刘明军的脑子才清醒了一点,觉得自己大概走的够远了。他拿出身上仅剩的几十元钱,买了从苏家屯到大连的车票,然后又在大连坐船到了烟台。

也是从这个时候,刘明军开始使用假名“许向志”,并且开始了不断转换地点,边打工边逃亡的日子。“在每一个地方我都不敢待太长时间,干一段时间就赶紧换个地方。”那段时间,刘明军最怕遇到老乡。到底跑了多少个城市,连他自己都数不清楚。

想自首想自杀 最想的还是过好日子

颠沛流离的生活,再加上稍微有点风吹草动就特别害怕的巨大精神压力,让刘明军很快就挺不住了。他觉得自己没法这么逃一辈子,也许自首,或者干脆死了,也比现在的日子强。

可是这时候有人给他介绍对象,两个人还逐渐发展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刘明军心底生出了侥幸——也许自己也可以跟普通人一样娶妻生子,然后过完一辈子。

于是他拿出自己买的名为“刘斌”的假身份证去登记结婚。妻子见状问他为什么是这个名字,他不是叫“许向志”吗?刘明军撒谎道:这个身份证是他打工的时候托姐夫在老家办的,办证的时候姐夫随口说了一句给自己弟弟办,结果就给办成了他姐夫亲弟弟的名字。因为麻烦,所以他一直也没去换。

妻子听后信以为真,不再追究。刘明军至此开始了一个人用三个名字的生存方式——“刘明军”是他的本名,“许向志”是他开始逃亡后用的假名,“刘斌”则是他和妻子登记结婚用的假身份证上的名字。

还曾想过杀子后自杀

可是生活并没有像刘明军奢望的那样平静。他每夜只能睡3个小时,一有声响就会惊醒的毛病让妻子觉得费解; 在工作上,他也很容易因为一些事情就发火,但往往回头又自己默默忍受,同事也觉得他性格古怪。

无法安宁的心态,让他不敢对未来抱什么指望,甚至不敢要孩子,就怕将来会有所牵挂。可是妻子家里的催促,加上自己对一个普通家庭的向往,让他还是下决心要个孩子。

儿子出生后,刘明军说自己有时候甚至因为小事和妻子争吵,感觉精神在崩溃的边缘。他曾在两人的一次争吵后大喊:我杀过人你信不信!你要是再这么闹,我就杀了孩子然后自杀,不让他留在这儿遭罪!

可是妻子并不相信他的说法,只觉得他在唬自己。刘明军说,其实他想带孩子一起“走”的想法不是一次两次了。每次生出这个想法,他又会觉得对不起妻子和孩子。可是他控制不住自己不去想,因为不知道东窗事发的那一天,儿子要怎么接受自己有一个杀过人的爸爸。

他是有名的孝顺女婿

“那种滋味儿说不清楚。”刘明军说,尽管已经过去23年,但是他现在不光能记起案发时是哪月哪日,甚至连几点都忘不掉。

刘明军表示,自己想过补偿社会。曾经听一起打工的人说,他有一个亲戚的女孩被父亲嫁给了一个残疾人,就是为了能多得点聘礼给儿子娶媳妇。刘明军听后跟那人要来了女孩的银行账号,偷偷给那个账号打了500元钱。

在刘明军妻子的老家,他是当地有名的孝顺女婿——给妻子家盖了房子不说,还负责赡养家里的5个老人。村里的很多人都羡慕他家有这个在外面当“管事儿的”,回家还孝顺的女婿。

“也是想赎罪吧,我几十年不敢回家,也伺候不了我爹,养老婆家的老人也是应该的。”刘明军说。

对话

不怕死,却觉得没法面对儿子

据参与抓捕的丹东市振兴区刑侦大队刑警介绍,相比于其他犯人,刘明军算是比较平静的了。当他们亮出证件,表明自己是丹东警察时,刘明军愣了一下,长叹了一口气,随后不久就交代了自己的犯罪事实。可是只要一提到他的儿子,他的平静就立刻被打破,开始泪流不止。

记者:逃了这么多年,想过今天吗?

刘明军:想过无数次,这几十年你知道我最害怕什么吗?我最怕的就是有人突然在后面拍我一下喊我“刘明军”的本名。那件事之后,我就再没叫过刘明军,直到警察找到我。可是真到这一天,我反倒放松了。被抓的那个晚上,我睡了二十几年来第一次踏实觉。

记者:你一直在说自己精神压力很大,特别煎熬,甚至想过自杀,却为什么一直没有自首?

刘明军:想过很多次,其实我希望自己能被重判。我不怕被判死刑,我怕的是有一天我被放出去了,没法面对儿子。他今年才13岁,现在是最需要我的时候,可是我进去了,孩子以后怎么办?我要是将来能出去,活也干不动了,只能是孩子的负担了!

记者:一提到儿子你就流泪。

刘明军:我儿子特别懂事,还是班里的班长,家里有点什么好吃的都先紧着长辈。我其实知道自己早晚有这么一天,所以从他很小的时候我就教他自立。我现在只希望儿子不知道,最好永远都不要知道。(文中人名皆为化名)

责任编辑:徐丽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zjrxz.com.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禁止转载和景象!

Copyright © 2008-2016,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402587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994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