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浙江 > 正文

扶贫资金体检报告折射短板 扶贫项目成花架子

原标题:扶贫资金体检报告折射短板 扶贫项目成花架子-中国青年报

看紧扶贫资金已经被审计署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不仅6月23日审计署审计长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所作的报告中,首次将扶贫审计的内容独立成章,而且,当天还发布了158个贫困县扶贫审计结果公告,向社会详解今年一季度抽查审计的336.17亿元扶贫资金的管理使用情况。

审计署农业审计司负责人和杰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介绍说,今年一季度,审计署组织各级审计机关共投入审计力量1300多人,对158个国家贫困开发工作重点县和集中连片特困地区县扶贫资金的管理使用情况进行审计,审计资金量占到这些县同期财政扶贫投入的44.05%,同时入户走访1.66万户贫困家庭,就是要紧盯扶贫资金是否真正用于贫困群众,扶贫投资项目有没有真正惠及困难群众。

2016年全国农村贫困人口减少1240万人,易地扶贫搬迁人口超过240万人,农村危房改造380多万户,贫困发生率下降到4.5%,贫困群众生活水平明显提高,贫困地区经济社会发展面貌明显改善。但这并不意味着扶贫资金就真正完全做到“雪中送炭”了,扶贫审计依然发现了一些地方贫困人口识别还不够精准、扶贫项目“华而不实”导致群众难受益、扶贫资金被挪作他用等问题。

和杰说,不管是审计工作报告首次将扶贫审计独立成章,还是审计公告详解披露扶贫问题,都是为了促进扶贫资金能精准、安全、高效地使用。

买了商品房和高档车还当贫困户

审计署在2015年8月的一次审计中发现,广西壮族自治区马山县认定的扶贫对象中,有3119人不符合扶贫建档立卡标准,其中有343人属于财政供养人员,有2454人购买了2645辆汽车,43人在县城购买商品房或自建住房,439人为个体工商户或经营公司。

和杰介绍说,也正是从那次审计之后,扶贫审计把最基础的工作放在了推动提高贫困对象识别精准度上,要通过审计公开促进各地进一步完善建档立卡工作。

截至2016年3月底,全国剔除识别不精准贫困对象900多万人,重新识别补录800多万人。而今年一季度的扶贫审计中依然发现了一些地方贫困户基础信息不准确的情况,有105个县的11.34万名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基本信息不准确或未及时更新,有的已置办高档轿车、商品房等未及时退出,个别村干部在建档立卡中优亲厚友,通过分户拆户等方式将不符合条件的亲属纳入建档立卡对象,以此享受帮扶政策。

一方面,精准识别等基础工作还不够扎实;而另一方面,有的地方落实精准扶贫政策还不到位,导致已识别的贫困户家庭还不能及时享受应有的帮扶。审计发现,由于扶贫措施与困难学生资助、医疗、低保等政策衔接不够或数据不共享等原因,43个县的2.99万名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子女、农村低保子女等生活困难学生未能按规定享受国家助学金及寄宿生补贴等教育扶贫资助。

和杰说,这些基础信息的不准确,不利于扶贫工作的精准施策,今后要花大力气来解决。

国务院扶贫办综合司司长苏国霞也表示,脱贫攻坚过程中,最突出的问题是精准扶贫的基础工作还不够扎实,依然存在贫困识别和退出标准把握不准、个别村干部优亲厚友等问题。尤其“贫困退出”问题,各地在标准的把握和程序的执行上还处在探索阶段,地方要克服急功近利的错误政绩观,克服懒政惰政的不良作风,把工作做扎实、做细致。

扶贫项目执行中走了样,成了花架子

在扶贫资金的审计中,审计人员最重点关注的内容还有申报的扶贫项目是不是真正让贫困群众得了实惠,还是只富了少数人,抑或是成了仅供参观的花架子。

在今年的审计工作报告中,审计长胡泽君就提到,有的地方扶贫中存在追求短期效应倾向。有53个县的189个项目因脱离实际、管护不到位等,建成后改作他用或废弃,涉及扶贫资金1.41亿元;有24个县的56个项目与贫困户利益联结较弱,集中在龙头企业或合作社,存在“垒大户”“造盆景”现象,涉及扶贫资金5643.68万元。32个县的81个扶贫项目未充分瞄准建档立卡对象,有的“大水漫灌”或简单平均发钱发物,涉及扶贫资金1.33亿元。

今年一季度对2016年扶贫资金的审计就发现,个别村干部控制的合作社申请获得扶贫资金,但均未与其他非社员贫困户建立利益联结机制。简单来说就是,尽管这个项目落地了,但只是少数人获益,更多的贫困户并不能从中享受扶贫政策的红利。

在河北唐县,当地天农果品农民专业合作社未按照要求带动农民种植核桃,资金用于自身基建和日常经营,涉及使用扶贫资金100万元。当地民杰合作社申请35万元财政扶贫资金后,未实现申报材料中“带动其他农户开展养殖”承诺。

扶贫项目建设中存在的另一大问题是,因为项目规划脱离实际或者在后期建设中缺乏有效的管护,导致项目无法实现预期效果,甚至形成损失浪费。

审计发现,2012年至2015年,四川古蔺县美人椒种植等3个产业扶贫项目因缺乏销售渠道、管护不善等原因,导致产品无法销售或苗木大量死亡,涉及资金306.4万元。古蔺县农村饮水安全项目已建成的51处集中供水工程由于入户管道未建设一直未投入使用,水质检测中心已配备的检测仪器和车辆也因维护经费不足长期闲置,涉及资金5800多万元。

扶贫资金被雁过拔毛,小官也贪腐

在扶贫审计发现的贪腐问题中,虽然涉及金额不多,但在审计人员看来却代表了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扶贫资金雁过拔毛式的贪腐侵害群众利益。

审计发现,广西凤山县农业局蚕业站2016年在发放蚕房建设补贴过程中,按照5%的比例以缴纳税款名义向127户贫困户收取现金5.7万元,存入该站工作人员个人账户,其中3.45万元被用于个人消费。

和杰说,这些小官贪腐的一个重要原因是,一些地方扶贫资金阳光化管理要求未能有效落实,公示公开不到位或流于形式,加之日常监管不到位、不严格,一定程度上致使部分扶贫资金被骗取套取、违规使用等,个别基层干部在扶贫工作中借机谋取私利。

中国人民大学中国扶贫研究院院长汪三贵说,要在2020年完成我国现行标准下的农村贫困人口实现脱贫、贫困县全部摘帽、解决区域性整体贫困的脱贫攻坚目标,任务非常艰巨。这次审计结果为进一步改善今后几年的脱贫攻坚和精准扶贫工作提供了重要依据和参考。

汪三贵说,一些地方扶贫资金被挪作他用、被侵蚀,问题出在扶贫资金的使用缺乏公开性和透明度。

汪三贵建议,今后应全面推行项目和资金的公示制,保证群众的知情权和监督权。同时在贫困地区推进民主评议,防止村干部优亲厚友和家族势力对识别过程的干扰,确保识别的精确性和建档立卡的公正可靠。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何媛媛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zjrxz.com.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禁止转载和景象!

Copyright © 2008-2016,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402587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994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