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代理 = 质量 效果 好用 产品 评测 质量好
首页 > 资讯 > 杂文趣事 > 正文

乐清小区保安猝死 200户业主凑不出10万补偿金

原标题:乐清小区保安猝死 200户业主凑不出10万补偿金-温州晚报

 
 
    昨天,几名乐清柳市安居小区的业主反映,他们小区的物业管理人员“失踪”了一个多星期,岗亭无人值守,垃圾无人清扫,整个小区变得非常脏乱。
 
  记者前往小区采访,却发现这件事,有更多值得深思的地方。
 
  小区成了垃圾场
 
  一个星期无人清理
 
  昨天下午2时许,记者来到安居小区,这个小区严格意义上算是一个中型的住宅区,没有统一的物业,小区里几幢相邻的住宅楼组成一个个“小区”,各管各的。
 
  向记者求助的是,安居小区17幢至24幢组成的“小区”,这里已设置进出铁门,具备封闭式管理的条件,前后门都有保安岗亭。
 
  奇怪的是,保安岗亭里都没人,玻璃门上还贴着一张告示,写着“岗亭无人上班,寄收快件请送到户主,即送到家门口”。
 
  由于无人看门,任何人都能自由出入“小区”,里面车辆的停放也呈无序状态。
 
  一名正下楼倒垃圾的女业主说:“车不好停还是小事,你看看这个小区现在就是一个垃圾场。一个星期了,也没人来收拾垃圾,我们小区里的空地甚至一楼入口,都成了垃圾堆。幸好现在是冬天,天气热起来不知道会怎样。”
 
  这个“小区”入驻着不少餐饮店,厨余垃圾产量很高,“小区”原先晒衣服的小广场已经被垃圾袋填满,垃圾数量依然与日俱增。
 
  保安值班猝死
 
  不捐款的户主被公示
 
  有业主专门发帖抱怨此事,他在帖子中说,这一切的问题是从保安老吴值班时猝死开始的。
 
  帖子中所说的老吴是乐清北白象人,今年59岁,上个月18日深夜在保安岗亭中因脑血栓去世。
 
  帖子里提到,老吴去世后,他的家属到小区门口要说法,物业方为息事宁人,答应了对方10万元的人道主义补偿要求。这笔钱分摊到每户业主头上就是500元。
 
  但包括发帖业主在内的一些人,拒绝给钱。
 
  “首先,我们不是交不起这500元,也不是小气不交钱。只是觉得这钱交的不明不白,保安上班期间意外死亡这事为什么摊到业主身上?物业公司去哪里了?”发帖业主这样写道,更令他不满的是,物业管理方最后把捐钱的和不捐钱的户主,都写在红纸上贴满整个小区,这像批评让人难堪。
 
  记者在“小区”里寻找物业想核对事实,最后发现这里根本没有物业。
 
  已解散的业委会:做对没人说好 出错被骂
 
  保安王师傅去年还在涉事“小区”上班。
 
  他说,涉事“小区”的业主们不是很好沟通,一年600元的物业费都收不起来,实际上,那里这么多年来根本没有什么物业公司,业委会几名热心业主自发站出来,招募了一些保安和清洁工,想方设法把“小区”管得好一些。
 
  记者随后电话联系到前业委会的成员何先生。他在电话中大吐苦水:“我们当年也是响应有关部门的号召,为了改善治安,义务出来帮忙管理小区,这六七年来,我们没有一分钱工资,还得花那么多心力,甚至自己贴钱。事情做得好,没人说我们好,出了一点错,各个都来骂我们。你说我干嘛呢?挨家挨户收物业费的时候,受那么多人骂!”
 
  他表示,把捐款和不捐款的户主公示出来也是迫不得已。
 
  还有前业委会成员透露,由于补偿金筹集困难,保安老吴的家属曾来要说法。他表示,自始至终,只有业委会三四个人出面协调,其他业主们都嫌麻烦,即使看到每幢楼下贴起“集合商议”的通知,也不出来帮忙,经过这件事,想起过去种种事,他们都心累了,大家决定解散。
 
  乐清市司法局柳市分局:
 
  200户凑不出10万元
 
  根据前业委会提供的账目数据,实际上到最后,共有180来户捐钱,剩下10多户没捐,他们只筹集到9万多元,付清其他保安、清洁工的工资后,能拿出来给保安老吴家属的,只有8万元。
 
  乐清司法局柳市分局一直参与调解这件事。经办的人民调解员老薛说,他们为这事前后调解过三轮,客观来讲,保安老吴是在上班时间在工作岗位上猝死的,按照相关法规,老吴家属提出四五十万元的赔偿要求也合理,可是这个“小区”就是凑不出钱,赔偿金从30万元降到20万元,再降到15万元,到最后降到12万元。
 
  “涉事‘小区’所在的前村村委会掏了2万元,‘小区’只用凑出10万元就行了。可他们最后只拿出8万元,不足的2万元还是柳市镇政府出的。”老薛说,安居小区位于柳市中心地段,那里的住户经济条件整体来说还不错,可近两百户业主,最后连10万元都凑不出来,涉事“小区”其他保安、清洁工看在眼里,明白自己以后出事也没保障,全都寒心离开了。
 
  另一名调解员说,“小区”里垃圾无人清理的事,不归政府管,但也不难解决,现在社会上的清洁工很容易招聘,只要几个业主先站出来,各出个几千元,垃圾很容易清运掉,等以后成立临时管理委员会,事情总会慢慢解决,如果业主们都不出钱,没人会来干。
 
  记者手记
 
  多一份理解与沟通
 
  安居小区的教训,在市区里也不少见。
 
  瓯海一个高档小区,业主们集体不交物业费,一连换了两个物业管理公司还不满意,属地社区进驻清运垃圾,不少业主们连这笔卫生费也不给。闹到最后,三拨人上门收取欠费,还有业主打电话到本报投诉。
 
  鹿城一个老小区,业主们连一个月每平方米3毛钱的物业管理费也不愿交,每次公共下水道堵塞,物业公司只能自掏腰包修理,可当物业公司不愿再贴钱后,面对四溢的污水,业主们到处投诉。
 
  投诉、拖欠物业、物业撤离、业主求助、新物业进驻、再次投诉并拖欠物业费……类似的循环,到最后,只剩下满是垃圾、管理混乱的小区,甚至连房价都会降低,最吃亏的还是业主。
 
  没有十全十美的管理,也没有是非不分的业主,大量矛盾的产生,多源自双方交流沟通的不及时,以及信息的不对等。除了加强沟通外,双方更应该多些理解。
  
  记者叶雄伟文/摄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何媛媛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zjrxz.com.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8-2016,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402587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994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