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男子 代理 地点 效果 门票 女子 中国 杭州
首页 > 资讯 > 经济 > 正文

创业6年团队换了好几茬 10万元年薪却留不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

原标题:创业6年团队换了好几茬 10万元年薪却留不住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杭州网

晚上七点,华灯初上,写字楼里人潮散去。谭启仁捧着一打简历,回到16楼的公司办公室。进门,开灯,落座,挂上老花镜,来回翻看了近一小时。公司扩展业务需要找人,这些天谭启仁辗转于各大招聘会。简历是白天奔忙的成果,也不多,十几份。

萧山金城路上,赫然伫立着十几幢写字楼,创业者遍地开花。跟其他的创业者不同的是,在农创道路上已经走了6年的谭启仁是个年过古稀、头发花白的老人。

2009年,他跟30个来自浙大的硕士生一起创办了浙江农博生物农业股份有限公司,号称“全国首家以大学生为主体的股份制现代农企”。在浙大的校园里,至今仍流传着一则“三十个年轻人,一个老人和一家农业企业”的故事。

如今,团队里的30名硕士各谋其事,留身农业领域的也仅有三四人。倒是谭启仁,数年如一日,以创业导师的身份,成为这家公司唯一一个“铁打的兵”。

在谭启仁眼里,农业市场前景广阔,却得不到人才的青睐。这也是公司创业团队无法保持阵容的主要原因。

农业大国,是中国不劳赘述的一个标签。在科技的催化下,如今的农业早已告别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时代,不再是“一条膀子两把镰刀”能够解决的事情。近年来,农业创业已经成为各级政府工作报告的热词,政策扶持力度空前,京东、阿里等资本巨头也纷纷积极布局农业领域。来自浙江省农业厅的数据显示,眼下全省有800余名农创客,而且这个数字还在不断增长。不少业内人士都在静候农业领域的“春天”。

事实上,对农创企业而言,吸引人才仍不是一件简单的事。在人才入口的问题逐渐缓解的当下,如何留住人才似乎又成了一个新问题。

在谭启仁看来,农创企业像是“人才驿站”,人才来去匆匆。

6年的创业公司 团队几经“换血”

2009年,年过花甲的谭启仁跟几名浙大农学院的硕士生一拍即合,组建了一支30人的团队,成立了浙江农博生物农业股份有限公司。白手起家,创业资金也是谭启仁筹集来的,30人都是“总经理”,而谭启仁以创业导师自居。

公司成立之初,以经营农超为主,就是把市面上的各类农产品、农资买进来,再转手卖出去。一年后,谭启仁意识到,只做农产品的“搬运工”非长久之计,就带着团队搞技术研发,研制新型农药、肥料。也同样是这一年,团队开始有人离开。

农业领域的产品研发需要一个很长的周期,两三年后,公司的产品才进入试用阶段。此外,公司还为农业专业合作社提供技术支持,员工要到农村去工作。可能也是这个原因,在这两三年里,团队经历了数次换血,当初30人的创业团队已不复存在。

“6年的时间,团队换了好几茬,多得我都记不清了。”谭启仁说。

在艾瑞深中国校友会网发布的《2015中国大学本科专业评价报告》2015中国大学农学专业排行榜100强中,浙江大学名列第二,浙江农林大学也排在37位。

据浙大农学院就业处透露,该院6个农业专业,每年本科、硕士毕业生有400多人,其中多数会从事农业相关行业。

对此,谭启仁面露无奈。“事实上,农业人才并不缺。但是在每年的毕业生中,选择进入农创企业可能只有10%,一年后再看,这个数字会更少。”

某种程度上看,几经团队换血的农博农业就是对农创企业人才困境的映射。

杭州木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总经理胡重九对此也深有体会。2013年,从浙江农林大学硕士毕业的他毅然创业,卖组培苗。创业之初,公司只有胡重九跟一个同校师兄两人操持,两间毛坯房,一辆三轮车,就是全部家当。

随着业务逐渐成熟,胡重九的团队由两个人壮大到了现在的20多人,其中半数以上都是农业专业的本科毕业生。但是,来一波走一波的“驿站式”人才流动也让胡重九感到头疼。

“工作性质、环境、地域等问题似乎都是人员流动的原因,看似正常,但是对农创企业而言,这些问题似乎表现得都比较突出。”他坦言。

10万元的年薪

留不住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

近年来,“农创”成为各级政府工作报告中的热词,政策扶持力度空前,京东、阿里等资本巨头也纷纷积极布局农业。

看似一切都在往利好的方向发展。每到毕业季,对数万走出校门的农业专业大学生、硕士生而言,农业似乎也不再是退而求其次之选。这对像谭启仁一样坚持农创的人来说,无疑是值得高兴的。人才入口通畅多了,但是如何留住人才成了农创企业要解决的新问题。

如今的农业也早已告别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时代,眼下多数农创企业都是以农业技术作为市场切入点,公司名称也大多会加上“科技”二字。为了吸引人才加入,农创企业开出的薪资并不低。

“就拿农业专业合作社的对接项目来说,我们给一个大学生分配10家合作社,只需要为这些合作社提供一年的技术支持,他就能拿到10万元年薪。这个数字对一名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说是有竞争力的。”谭启仁表示,他已经给员工提供了合理范围内的最高薪资,但是不少岗位还是“来去匆匆”。

“农业跟其他行业有所区别,多数农企需要从业者深耕技术,甚至扎根田间地头,这些都给年轻人带来不少考验。如今,公司新进的大学生,很少能坚持做一年。”谭启仁说。

归结原因,谭启仁提到两点,一是从业者思想上对农业发展前景的认识不够;二是不适应这种工作模式和节奏。

对于薪资福利,木木生物总经理胡重九也从不吝啬,每年公司的收入大部分都分发到了员工手里。“平均工资5000左右,业绩好的员工工资甚至比我还高。”在胡重九看来,这也是维系团队的一种方式。

来去匆匆中

带给农创客什么冷思考?

近年来,农创企业遍地开花,但“花期”超过一年的并不多。“未开先败”的初创公司,大多有人马不足的通病。

在浙江大学农业创业联盟创业导师张彬教授看来,留住人才对农创公司来说可谓是最难的一件事。

作为一个农创领域的资深观察者,张彬指导过十几个农创团队,其中不少已发展成有一定规模的农企。农创公司如何留住人才?张彬认为还有待探索。

“总体来说,对农创公司而言,技术深耕和创新是发展支柱,也是经济效益的支撑点。农创企业应该为公司制定明确、合理的发展规划,获得员工对企业的认可。”张彬说,毕业生初入公司,短时间内无法独当一面,需要一个学习过程。而在这期间,公司能否为他们搭建良性平台,找到自己的位置,这一点也尤为重要。

此外,张彬也提到,农创公司的技术和产品在赢得市场的同时,就等于拴住了人才的心。

胡重九算是杀出重围的一个。在创业第二年,他就被评为“浙江省首届十佳大学生农创客”,对他以及公司成员来说,是极大的鼓励。

如今创业三年,公司运营平稳,1000万元的年销售额,这些已经让他称得上是农创大军的一位“斗士”了。

如何留住人才,保证团队战斗力,成了几年来胡重九常常提上案头的话题。如今,他也算摸出了点门道。“除福利保障外,团队精神、企业文化等都是留住人才的隐性条件。”

眼下,谭启仁正在筹建一家生物肥料厂,投入数百万元,年产10万吨。在谭启仁眼里,公司这才刚刚迈入正轨,他的目标是把公司做成一家农业上市公司。

“团队不能散,得大家一起才能大干一场。”他说。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小季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zjrxz.com.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8-2016,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402587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994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