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门票 杭州 地点 男子 个人资料 时间 中国 浙江
首页 > 资讯 > 浙江 > 正文

鲜奶企业贴钱做买卖 奶危机袭向浙江产奶重镇

摘要: 在浙江,金华的奶牛存栏数占全省的40%还要多,几乎就是半壁江山。数据显示,2014年末,金华的奶牛存

原标题:鲜奶企业贴钱做买卖 奶危机袭向浙江产奶重镇-钱江晚报

浙江,金华的奶牛存栏数占全省的40%还要多,几乎就是半壁江山。数据显示,2014年末,金华的奶牛存栏数相比2013年,少了5000多头。

  河北奶农每日倒牛奶,养猪户买牛奶喂猪……新年刚过,这样的新闻频现,让人不免惊讶,天天要喝的牛奶,这是怎么了?

  实际上,种种迹象表明,这场几乎波及全国的“奶危机”,从2013年的“奶荒”开始,就埋下了伏笔。处于产业链低端的中国原奶生产,一窝蜂而上之后,面对来自国外低价奶粉的冲击,立马被打回原型。有媒体评论,仅仅两年时间,便从“奶荒”到“奶剩”,这对中国奶业来说,颇具讽刺意味。

  在浙江,金华的奶牛存栏数占全省的40%还要多,几乎就是半壁江山。

  数据显示,2014年末,金华的奶牛存栏数相比2013年,少了5000多头。

  鲜奶收购价格大跌,甚至还不能抵销成本,不少奶农为了减少损失,只能忍痛宰牛卖肉,咬牙苦撑。而处于产业链上游的鲜奶制品企业日子也不好过,面对产能过剩的事实,只能贴钱生产,甚至不得不出台“限量收购”的政策。

  在采访中,金华多位奶业从业者都称,中国的奶业正接受寒冬的考验。更糟的是,这个冬天看上去还要持续较长的一段时间……

  金华最大奶牛养殖户:越养越亏,月均宰牛50头

  45岁的阮水明养奶牛已经10年了,他位于金华婺城区蒋堂镇的奶牛养殖场,正常情况下的存栏量超过2000头,是金华规模最大的奶牛场。

  “现在,我的奶牛只剩下1850头了。”阮水明掰着指头说,满脸的无奈。

  每年11月到次年四五月,是奶牛产奶高峰期。可这个冬天,阮水明却不得不忍痛将倾注了自己太多心血的奶牛杀掉一些,以减少损失。

  “按照以往的经验,每年这个时候,鲜奶的价格都会有些波动,但降幅不会太大。”阮水明说,但像今年这样坏的年景,他养牛10年来还是第一次遇到。

  记者了解到,2013年的时候全国闹“奶荒”,国内生产的鲜奶供不应求,省内外乳企纷纷到金华“抢奶”,也一定程度催生了金华原奶价格上扬。鲜奶收购价格从2013年1月份的3.8元/公斤上涨到2014年初的5.8元/公斤,最高时甚至超过6元/公斤。

  高价之下,部分奶农趁机扩大了养殖规模,而今,不仅鲜奶收购价格降回到4元/公斤左右,而且还要“限售”。

  所谓限售,以阮水明的养殖场为例,正常情况下,他的2000头奶牛每天可出奶约21吨。但是,乳制品企业却只给18吨的收购限额。限额内的18吨鲜奶,按4元/公斤收购;超出的3吨,要么不收购,要么以远低于4元的价格收购(阮水明说,最近两天的收购价是2.5元/公斤)。

  按照成本计算,如果鲜奶的收购价低于4元/公斤,奶农就会亏本。

  “我每天的鲜奶产量是固定的,如果他们不收,就只能倒掉。所以,再低的价格也只能卖,能少亏点。”阮水明说。

  为了减少损失,3个月前,阮水明就开始宰杀自己养殖场的奶牛。“越养越亏,还不如杀了卖肉”。阮水明说,“除去自然淘汰的,这3个月,差不多杀了150头牛。”

  “我这样规模的养殖场,一天亏个几千、万把块钱,还能撑个一年半载,那些小规模的养殖户怎么熬啊?你算算,如果只养了100来头牛,平均每天杀一两头,够杀几天?”他说。

  鲜奶制品企业:一直在做贴钱的买卖

  实际上,阮水明的养殖场由于规模大,与乳制品企业早就签过合同,在奶业不景气的时候,虽然赚不到钱,他的鲜奶并不愁销路。

  金华奶牛协会秘书长傅春泉告诉记者,在金华,比较大型的乳品企业就是佳乐、李子园、好源、银河等几家公司。这些企业中,好源主要做炼乳,银河主要生产牛初乳,李子园则是复原乳,原材料都可以用奶粉代替,对生鲜奶的需求并不大,所以受到的冲击比较小。

  而主要生产鲜奶制品的金华本地乳企佳乐乳业有限公司,就没那么幸运了。

  昨天下午,报记者在佳乐公司的仓库看到,这里的奶粉已经堆积如山,足足有三四米高。

  佳乐副总经理程建华说,佳乐一天平均最多也只能消化80吨鲜奶,面对现有的105吨鲜奶供应量,佳乐除了贴钱将之加工成奶粉、稀奶油(就是奶油,蛋糕房、面包房用得比较多)之类便于储存的产品外,也没其他太好的办法,“放到市场上,价格太低,还卖不掉,只能存着。”

  仅最近两个月,佳乐公司就已经库存了约200吨奶粉。此外,还有为数不少的奶油被存放在租来的冷库里。

  “鲜奶加工成奶粉的成本在4万元/吨左右,可如果是买进口的奶粉,只要1.8~1.9万元/吨。”程建华说。因为与养殖户的合作关系,加上对鲜奶的依赖,像佳乐这样的乳企不得不咬牙苦撑。

  “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要采取限量收购措施的主要原因。”程建华说。

  后果正在显现:倒奶的事会不会在金华发生?难说

  数据显示,自2013年的“奶荒”后,因为养殖规模扩大,近两年金华鲜奶的产量一直在增加,目前已达到每天200多吨的产量。

  “2013年的时候,国内几家著名的乳企都到金华来买过奶,那个时候,本地产的鲜奶供不应求,差不多三分之二的鲜奶被外面的乳企消化了。”傅春泉说,光北方一家知名乳企每天就能买走40吨鲜奶。

  如今,这些外地企业的收购力度一再下滑,金华外销的鲜奶已由2014年初的140吨/天,下降到目前的90吨/天,直降35.7%。这多出来的50吨鲜奶,都要靠本地企业来消化,从目前来看,显然已经过剩。

  来自金华市农业局的数据,2013年底,金华全市的奶牛存栏数量为2.93万头,到了2014年末,存栏数降到2.45万头,占全省的40%还要多。这些少掉的存栏量,主要和散养户大幅减少有关,受专项整治行动以及环境治理的影响,金华全市的奶牛养殖户数由2013年的1894家降到2014年末的509家,减少了73.1%。

  面对波及全国的“奶危机”,养殖户及乳企都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金华市奶牛乳品行业协会秘书长傅春泉说,目前,金华还没有出现倒奶的现象,但如果照目前的情况持续下去,很难说倒奶的事会不会在金华发生。

  原因分析

  鲜奶滞销,因国外低价奶粉涌入

  在此前的媒体报道中,全国范围内的鲜奶滞销,除了牛奶产量达到一个高峰外,最大的原因就是受国外低价奶粉的影响。

  “从2014年4月份开始,大量进口奶粉卖到国内,价格更是从5.5万元/吨直降到当前的1.8~1.9万元/吨。”傅春泉说,这样的行为已经可以看作是倾销。

  来自海关的数据,更能说明问题。记者从宁波口岸获悉,2014年,该口岸进口的牛奶为5706.9吨,同比增长了6.1倍,而均价同比却下降了28.6%。奶粉的情况也是类似,宁波海关统计,去年1到11月,从宁波口岸进口奶粉884.4吨,同比增幅达2.5倍。

  在这波冲击下,不少乳企减少了鲜奶的采购,改用奶粉加工产品。“奶粉本来就是鲜奶制成的,因为奶粉更耐储,我们国家的一些乳企等于又把奶粉冲泡回去还原成饮品。”傅春泉说,这直接导致国产鲜奶、奶粉集中过剩。

  傅春泉说,在口感上,奶粉还原成牛奶,并不会有多少区别,但在营养上,肯定不如鲜奶制品。

  说到这里很多读者要奇怪了,为什么原材料价格这么低,超市里的乳产品价格却不见丝毫下降呢?

  这里不得不提国内乳产品居高不下的成本。“乳品价格里,广告营销的费用占了很大一笔,不然卖不动。”阮水明说,另外还有人工成本的逐年持续上涨,以及对环保的高要求等,也压榨了利润空间。

  未来预期

  困境还将持续,奶农应加快转型

  金华市畜牧兽医局畜牧产业发展科科长高士寅说,金华奶业的现状,农业部门也一直在密切关注,并为此进行了多次调研。但到目前为止,金华政府还没有出台与奶牛有关的补助措施。

  高士寅说,一直以来,政府都是倡导奶业自主进行结构调整,这次危机虽然的确可以淘汰部分产能比较低、比较老的养殖场,但总体上,政府还是建议奶农从调整奶牛养殖结构开始做起。

  有媒体报道说,目前应当推动的,是积极扶持奶牛大户、联户经营、家庭牧场等经营主体,扶持奶农合作社发展,提高奶农组织化程度和整体竞争力,养殖场规模化之后,不仅仅有利于降低原奶的供应成本,还能够增加奶农与乳企之间的议价能力。

  业界普遍认为,这场牛奶危机还将持续较长一段时间。

  “标准化、规模化、集约化、现代化的养殖肯定是将来的方向。”阮水明说,但他希望,市场优胜劣汰的步子,能迈得慢一些。他担心,万一中国全面放开标准,外来奶粉乳品大量进入,国内的奶农很难撑下去,“国外用了二三十年走完的路,期望我们用两三年走完,不现实。”(记者 傅颖杰 李华 俞跃)

(浙)小编感谢您对我们(www.zjrxz.com)的关注~!如果您觉得此文http://www.zjrxz.com/news/20150114/227414.shtml不错!请分享给更多的好友!并注明来源!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浙ICP备14025871号-1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