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综合 > 正文

Mayo Clinic:医疗与科研,两者兼而有之

时隔两年,韩春雨事件终于落下了帷幕,尽管这个结果让很多人并不满意,比如学校的“非主观造假”而各种待遇和造假之前保持一致的轻轻放下,但是从网上的不满情绪以及韩的代写论文录音爆出,都反映出了大家对这些事情的关注。从最早的方舟子质疑,到十几位专家联名要求调查,到韩春雨撤稿,韩春雨从最早的榜样到最后的黯然收场,也让很多人见识了学术上的这次大风波。

当然,直到今日,韩春雨仍然未承认自己是造假了,尽管在很多人眼里,这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事实。但是韩春雨事件,其实只是中国学术造假的一个缩影,而在医学领域,这种情况屡见不鲜。

截至2018年5月31日,全球共有15059篇撤稿,中国学者贡献了6879篇(占比45.68%),几乎是全球每2篇撤稿中就有一篇涉及中国学者。而在这些撤稿集中的院校里,有将近一半的是医学院校或者医疗机构。这让我们不得不思考一个问题,为什么会如此?要知道医学机构在高校序列里的比例是非常低的,却在撤稿数量中占据了近一半的比重。关于这个,我们看到了很多解释,最大的因素就是医生的考核制度。

在我国,医生的晋升和考核是要有科研成果的,科研成果主要的形式就是发表论文。而我国的临床医生每天大量的时间都在和病人打交道,之前看过一艾瑞咨询分发表的报告,上面提到,2017年,有超过50%受访医生表示自己平均每周工作在60小时以上,43.5%的受访医生表示自己平均每月在医院留宿8次左右。面对与撤稿数量形成鲜明对比的超负荷工作量,想要潜心将临床实践转化为科研成果真的不是件“论文就像海绵里的水,你挤挤就有时间写”的事儿。因此,不少人建议,对于医生的考核应该调整思路,不应该用论文导向性,因为医生本身是和病人打交道,没有太多的时间做学术。

这样的建议我是比较认可的,不过,仅限于当下,毕竟当今医学技术突飞猛进,一个医生,如果彻底不做学术,其实会严重制约他的眼界和发展,也不利于我国总体医学水平的提升,因此这也是个困难事情。

那么,医生就真的搞不好科研了吗?或者说,医疗和科研就不能兼得了吗?并不见得。

事实上,在国外,好的成果,不少是由医生完成的,医院甚至是生物医学研究的主力军。

前段时间和荷兰人聊,他们调侃郑大附一院是宇宙第一大医院,我不由的想起了美国综合排名第一的医院,Mayo Clinic。大家可能对它的中文名梅奥诊所,或者梅奥医学中心比较熟悉,但是由于“梅奥” 的名字在国内被抢注了,下文我们还是使用它的本名Mayo Clinic来往下聊。

说到Mayo Clinic,相信很多医学人一定是如雷贯耳,没办法,这医院在业界实在是太牛了。

首先医院大,全美第一,这所创立于1864年,由英国医生William W. Mayo和他两个学医的儿子共同组建的医院,尽管坐落于相对偏远的明尼苏达州的,但是却拥有极大的规模,整个罗切斯特十来万人,Mayo就占了三成,所以有人戏说罗切斯特坐落于Mayo Clinic内;

其次是实力强,在“美国2018-2019新闻及世界报道”中,位于亚利桑那州、弗罗里达州及明尼苏达州的Mayo Clinic再次荣登综合排名榜首,同时Mayo Clinic有6个专科名列榜首,这比任何一家医院都要多。因为医院实体雄厚,所以也成为了欧洲王室、中东富豪、欧美政要、演艺名人的首选地。比如美国总统里根、福特布什等都在此治疗过。

而更令人值得称道的是,Mayo Clinic在科研方面的超强实力,这也是本篇中最想讨论的。

就不提因为发明因发现可的松(用于治疗感染或过敏的激素药物)而获得1950年诺贝尔医学奖的辉煌历史了,近些年来来大名鼎鼎的革命性癌症免疫治疗PD1-PDL1的华裔科学家陈列平也曾经在Mayo Clinic工作,而在这期间,他完成了他目前为止的巅峰成就:发现了具有抑制肿瘤免疫反应功能的PD-1/PD-L1通路,并且独自建立了以PD-1/PD-L1通路为靶向的癌症免疫疗法。这种治疗方法在如今已经成为癌症治疗最前沿的办法,效果极佳。我之前在专栏里也专门介绍过相关的信息。

1

来自Mayo Clinic的菲利普·肖瓦特·亨奇因发现可的松而获得 1950 年诺贝尔医学奖

除此以外,Mayo Clinic在多个领域,比如神经科学、胃肠道、妇科和内分泌等都是出于领先地位。

为什么Mayo Clinic既可以在医疗领域处于又可以在学术研究上均保持先进?而国内的医学机构却处于顾此失彼以至于不得不造假的地步呢?

一个重要的因素在于他们教育、科研和临床三者相互交融,彼此促进,也就是他们著名的三盾体系。

教育方面,Mayo Clinic是美国最大的住院医生和专科医生培育基地之一;科研方面,其拥有相当规模的科研基地以及相应的实验室;临床方面,他更是美国最大的医疗机构,每年有大量的临床就诊。

这种情况下,Mayo Clinic一方面培养自己的人才,一方面这些人才拥有足够多的治疗机会从而可以让自己迅速成长,而这些成长的人才可以将这些临床实践进一步总结推进成为科研成果。

Mayo Clinic的管理体系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体系,他们的管理实行共识决策模式运作,由代表临床,教育和研究的三个盾牌的委员会管理,不同科室的经验在整个组织中进行融合创新,这样他们可以对整个医院的运行提出更加合理的建议,也更能理解各个领域医学人才的苦衷。这和国内不少医院僵硬的管理模式完全不一样,在国内,医院领导往往是政府部门任命,管理上本着对上负责的态度,自然难以管理好医院,更有的走向了SCI考核这种奇葩的路上。

而对医生的考核方面,Mayo Clinic也一样秉承着三盾思路,全方位对医生进行考核,医师员工会通过自评或结合360度考核,整体的方向员工绩效是为了侧重能力的提高,但是有意思的是它并不与奖金、薪酬挂钩,这和国内对医生的晋升和考核过度强调科研成果完全不一样。

正因为如此,Mayo Clinic可以在医学领域才保持着领先的地位。事实上,不只是Mayo Clinic,美国相当多的医疗机构都拥有出色的科研,比如王晓东院士待过的德克萨斯大学西南医学中心,比如约翰霍普金斯医院等等,都是医疗和科研全都出色的医疗机构。

除此以外,还有一点值得一提的是美国顶级医院的价格歧视,我们可以形象的称之为劫富济贫。比如Mayo Clinic,每年的营业额有六十多亿,但是它要把其中五分之一的营业额用来给穷人和特定群体提供免费医疗。这样就很精彩了,对于穷人来说,他们可以享受高超的医疗,而对于医生来说,大量的医疗实践有助于提高他们的医疗技能;而对于富人来说,医生的技术高超,可以让他们获得更好的医疗质量,三方都获益。

所以,未来,我们的医院,也许应该学习这些医疗机构,转变管理制度和考核思路,那么,拥有如此庞大患者群体的这些超大医院,必将走上更好的路。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温编辑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zjrxz.com.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禁止转载和景象!

Copyright © 2008-2016,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402587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994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