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滚动 > 综合 > 正文

富二代开宝马送快递 每天工作13小时

申通快递湖州织里分公司的赵涌,对申屠晨晖第一天上班报道的情形记忆犹新。

2016年8月底的一天,申通湖州织里分公司的园区开进一辆枣红色的宝马325i,从车上走下来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长得不算高,很瘦,穿着一身白色T恤牛仔裤,带着墨镜,留着胡子,脚上是一双adidas sneakers球鞋。

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开始起哄:“哟,宝马,公司来了个富二代。赵经理,你猜他能干多久?”

“一个星期,最多一个月!”赵涌弹了弹手中的烟。

和同事的这场赌局,最终让赵涌输了一顿饭——两年之后,这个年轻人还在做快递。他送快递,用菜鸟裹裹收快递,宝马车上还贴着承诺:“快递2小时上门。”

海归干快递

作为美国费城名校德雷塞尔大学经济学毕业的高材生,在外生活多年,回国后申屠很明显感受到,中国快递在世界上数一数二:“和美国比起来,就是开跑车的和开三轮车的在比赛。”

中国快递开跑车,美国开的是三轮。

即便如此,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干快递。

在去申通报到、成为菜鸟裹裹快递员的2个月前,申屠还在广州父母经营的外贸企业里,做着管人管钱的“小老板”——父母将其中一家店交给他打理,做财务和市场部负责人,店铺的收入就是他的工资。

“所有人都捧着你,上班就管管人,我觉得自己是飘着的。”有一天,和往常一样,结束了和客户的饭局,看着灯红酒绿车来车往,申屠感觉自己越来越浮躁,必须改变。

思考了几个月,和父母辞职。他拍着胸脯保证,要去别的公司学习真正的企业运作,做好了脱离保护伞和吃苦的准备。

“要不要到我们公司来试试?”姐夫向他推荐了自己在的快递公司。申屠上网查了查,觉得可以一试。

2016年8月底一天,早上7点,枣红色的宝马从杭州出发。申屠晨晖一路疾驰,在高速上的2个小时,心情复杂。

他应聘的是市场部职员,这个部门不像业务部门一样负责送、收快递,以维护业务单位为主,工作其实相对轻松。

不过,市场部经理赵涌见到申屠后,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你来的虽然是市场部,但还是要从最基础开始,先做业务员吧。”

赵涌手一划,申屠就成为大家口中的快递小哥。

“异类”打破偏见

“富二代”和“海归”的身份,在快递行业是“异类”。申屠猜到自己会被同事误解和质疑。

事实上,他确实有些“不合群”。 第一天收快递回到园区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食堂关门了。无奈之下,申屠跑到园区门口小摊叫了一份炒粉丝。结果拉了一晚上肚子。

虽然和同事一样穿公司制服上班,但申屠的鞋子总是一些同事看不懂的牌子:Y3 黑武士、Jimmy Choo、Christian Louboutin,每双鞋子都要一两千元。同事们理解不了,一个月才七八千收入,花起来也不含糊。

由于床位紧张,申屠被安排到了一个四人间。不到15平方米,房间里的卫生间也没有热水器。申屠不习惯和别人一起在公共浴室洗澡,每天撑到晚上12点大家都睡了,才去公共浴室洗澡。

还有一次,因为巴枪系统出错,申屠上传数据失败——为了让服务更好,快递公司对于快递员有很多考核,误扫、巴枪使用不规范、数据不上传都有严格标准,只看数据不看理由。

第二天的晨会上,申屠被通报批评。同事们虽然没说什么,但申屠觉得,他们的眼神就像在说:“看吧,就知道富二代做不好。”

以前,申屠喜欢打游戏,大学时还参加了学校的电竞队。现在为了赶上大家的进度,申屠比其他人更勤奋,早上8点上班,一直忙到晚上9点。经常回到园区的时候,已经过了晚饭时间,食堂关门了。

去年天猫双11,织里分公司一天收件量就超过了60万件,公司所有员工,包括文职都被拉去帮忙装卸货物。

包裹由一个个大麻袋装起来,这是重复机械的劳动。申屠徒手抓住麻袋扔上车,从早上七八点忙到凌晨三点。第二天醒来,申屠发现手指很痛,到了第三天,指甲里开始有淤血了。

请假是不可能的,贴上个创口贴,接着搬货。每天反复,一个星期后,淤血似乎长在了指甲里,直到今年年后才慢慢消退。

工作上的努力,也让他得到了更多同事的信任。今年年后,申屠被升为市场部主管。

中国快递开跑车

新官上任后,申屠成了所在区域菜鸟裹裹项目组负责人。

菜鸟裹裹是菜鸟推出的一款手机应用,类似滴滴打车的快递版,可以提供全网查询、极速取寄的包裹服务,并向淘宝、天猫、闲鱼等进行功能开放。这是传统快递,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一次升级变化。

过去在织里镇,快递行业有个不成文的规矩——不收散件。普通人寄快递,只能自己拿去快递网点发。不过,传统方式市场竞争充分,快递量大却利润不高,快递公司也需要新业务改变现状。

有了菜鸟裹裹,个人用户在APP上下单,就会有快递员在2小时内收件,一般1小时就能上门。申屠非常看好这块业务:“现在移动互联时代,手机下单很便捷,只要养成习惯,用户会接受这样的寄件方式。”

作为裹裹收件员,申屠和同伴们有着全副武装:手机终端、蓝牙打印机、电子秤和环保包材等等。

这种方式,即使在国外也很超越。比如裹裹的上门取件服务,他在美国时就不知道有这一说。“全是自己到店寄,人工效能超差,没几个人还能排队排一个下午;然后填单子,满满一张表格,密密麻麻填,和国内完全没法媲美。”

所以结论是:“和美国比起来,就是开跑车的和开三轮车的在比赛。”

“对比国内动辄当日达、次日达,国外物流第一是慢,基本一礼拜到,而且不算双休日;其次,也没有电话通知,都是一条短信完事儿。收不到短信就靠感觉,感觉到了,就去邮柜看看,然后开柜基本是空;再就是价格高,基本一个快递几十块。”申屠说。

两年的快递生涯,他逐渐认识到“中国快递开跑车”背后的智慧物流支撑:无论是网状快递运转、物流信息连接还是算法、技术驱动。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温编辑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zjrxz.com.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禁止转载和景象!

Copyright © 2008-2016,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402587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994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