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男子 地点 门票 女子 杭州 中国 时间 北京
首页 > 滚动 > 财经 > 正文

普惠金融这艘大船应多点真诚,少点套路!

什么是普惠金融?

谈到这个问题,我们多数人会懵圈。什么是普惠金融?是直接发钱给穷人吗,是揣着一堆印有二维码的小礼物去扫街吗,是让更多的人赚到钱吗?我们每个人心中应该都有一个答案。

“普惠金融就是让今天信用空白的人借得到钱。” 我爱卡/信用宝创始人涂志云在第三届(2016)互联网金融扬州峰会上用简洁、专业的话语阐述出了他心目中的普惠金融。

在峰会现场,像涂志云这样贴地气的论点俯耳皆是。这里没有假大空的概念,没有套路,有的只有对普惠金融敬畏之心、赤诚之心。授人以鱼,还是授人以渔?本届峰会嘉宾不仅分享了建设普惠金融的方法论,还从政策、法律、个人信用管理这些角度去论证方法论在实际操作中的作用。

政府在普惠金融发展体系中应该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普惠金融基础设施里面,征信体系是非常重要的。”中国人民银行金融研究所处长张睿表示,进一步完善国内征信体系,对普惠金融的健康发展有着关键作用。

张睿表示,一个政府在普惠金融里面应发挥四个方面的重要作用。

第一、制定普惠金融的发展战略。2016年1月15号,国务院印发的普惠金融五年发展规划里提出,我国要全面建成一个与小康社会相适应的普惠金融保障体系。其中明显增强人民群众对金融服务的获得感,显著提升金融服务的满意度,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加的金融服务需求。

第二、建立基础设施,创造普惠金融发展的良好环境。在这一类目中,法律、政策分析、征信体系、支付系统这四点最为重要。其中,普惠金融政策应涵盖代理银行、移动支付、国有银行改革、金融服务供给主体多元化、金融消费者保护、金融身份证 这六个方面的核心内容。

第三、构建测量普惠金融的指标体系,建立统计制度。 统计需要数据做支撑,数据是政府做决策的基础和关键。构建一套科学、可靠和客观的普惠金融统计指标体系,才能够衡量普惠金融发展的状况从而制订适当的政策。普惠金融的指标体系有三大特点。第一个特点就是它通过金融服务网点的分布情况,来分析金融服务的可得性;第二个它通过帐户的拥有和交易情况来分析,金融服务的使用情况;第三个通过贷款余额和授信情况来分析金融服务的质量。

第四、开展金融教育和金融消费者的保护工作。金融教育和金融知识普及是政府的职能,应该引起重视。对普惠金融的目标客户,应该进行金融知识的普及,要告诉客户什么是真实的利率,怎么计算资金流量,怎么能够控制风险。同时要设立金融教育的长效机制,在中小学或者是大专院校,来设立金融基础知识的公共课。金融知识普及教育,使每一个有金融服务需求的人,能够有尊严的,在他需要服务的时候,以合适的价格获得金融服务,同时提供服务的机构也能够可持续发展。

互联网金融时代下的风险防范

近两年来,我国经济呈现出和以往不同的态势和差异。经济下行,违约风险高,以及无处不在的陷阱。国人躺着挣钱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

中央民族大学法学教授邓建鹏警示道,“一大波风险正在靠近”!他在峰会上罗列了银行飞单、金融互助、P2P网站等社会热点所存在的风险,并提出了相应的解决策略。

银行飞单不是银行销售自家的理财产品,而是银行的工作人员以银行的名义出售投资公司的理财产品。“在银行购买理财产品要看清楚合同方是否有银行参与;要仔细辨别理财产品收益;阅读理财产品说明书,明确了解产品是否保本;上官网或打热线查询 ”邓建鹏表示。

说到民间风投正劲的“MMM金融互助与金融传销”,邓建鹏将之形容为“黑盒子”。这个“黑盒子”由没有经政府核准的公司组织,靠发展下线来维持发展,许诺高回报和高抽成。并且,募集来的资金去向和用途均不明确。因此,投资时需小心谨慎。

除了银行飞单和MMM,邓建鹏还罗列出了时下广泛被黑的P2P。实际上,那些问题平台中做有色金属交易所的有之、做私募业务的有之,但它们统一被冠以P2P。行业确实存在一些问题,但这些问题应该被正确对待。行业经过一段时间的野蛮生长,平台间的发展良莠不齐,互联网金融的蓬勃发展成就了一批优质平台,同时也造就了一些不合规平台。而对于如何选择平台,邓建鹏有自己的一套评判标准。

邓建鹏认为,投资时因选择“运营时间较长”、“总部多设在北上深”“高管由金融、IT和法务三种人才构成”、“投资信息披露充分”、“实力雄厚”的平台。他同时提醒投资人要及时保留事后维权的证据,注意分散投资,从而降低风险。

大数据征信助推普惠金融

回到文章开头的问题,什么是普惠金融?

在涂志云看来,所谓普惠金融,就是让今天没有信用记录的人借到钱。中国十几亿人口,在央行的征信中心数据库里有8亿多人,其中只有3亿人有信用记录,剩余5亿多人基本上是空白。普惠金融应该覆盖这些人群。

涂志云表示,中国的征信体系较之发达国家还有一定的差距。但中国的大数据相对比较发达,它包括了公共信息、电商数据、通讯数据等等。在中国做征信,可以利用大数据的技术,利用大数据来助推普惠金融。

为什么普惠金融在中国发展缓慢呢?涂志云概括为三方面原因:一是市场供给不足。小微机构小贷机构太少,竞争不充分,导致金融机构没有动力。二是从市场的角度来看,传统金融机构的激励制度没有形成。三是能力问题。国内还没有做成普惠金融的营销和风险管理体系。中国不解决市场问题、体制问题,普惠金融就无从谈起。

发展普惠金融和其他的消费金融一样,有很多风险。“例如信用风险,如果不懂得评估,银行就对一个没有信用等级的人束手无措。还有道德风险,如何判定一个人出具证明的真伪。市场风险,比如市场的动荡,无抵押的业务怎么做,能否完全靠信用来解决。如何有效规避这些风险呢?这就需要借助大数据征信。”涂志云如是说。

征信需要具备三个要素:海量的数据,数据分析能力,有数据展现的相关技术。可是这些数据都具有隐私性,一定需要强有力的法律约束。美国大概有20多户的法案,来约束采集数据的行业。香港也有一个《个人数据保护法案》。但中国大陆到今天为止都没有立法,只有条例。最接近的是2013年315通过的《征信业管理条例》,是人民银行的管理条例,同时颁布了《征信机构管理办法》。没有立法这一点就比美国和香港落后很多,不立法很多事情力度不够,得不到妥善处理,也没有一个硬性的参考指标。现在国内能看到的信用报告,只有贷款和担保,其他内容都是空白。如果是大数据版的就会加入公告信息、运营商的一些记录、社交、支付等等。从普惠金融的角度来看,个人信用管理和大数据征信都是很有发展机会的。因为在国内,这一部分的技术非常稀缺落后,数据散落各地,没有集合起来,不开放,也很少有机构能对这些数据进行加工和使用。

在“农村金融大数据的应用”部分,涂志云指出农村普惠金融发展中的五大难点:政策性和商业性矛盾;高成本,低效率;银行门槛高,而农户资质低,很难做成交易;高需求和低供给的矛盾。农村终究是个广阔的市场,有非常多的金融空白需要填补。农村普惠金融就是要利用大数据,来挖掘一些农民非商业的信用数据的价值。农户的非商业信用数据包括:通讯、电视、水电消费、日常生活的能力、朋友交往、兴趣爱好、从事经营活动工作性质、网络消费、联络方式的稳定性、地址的长期性等等。通过这些数据,能够推断农户的商业信用,包括还款能力、还款意愿和稳定性等。中国因为移动业务的发展,有大量的通讯类数据可以挖掘。如果能利用这些数据为农民画像,针对用户实际情况设计金融产品并予以推广,应该是非常有效的。目前这类数据银行不会采用。

中国极强大的市场需求和目前落后的征信体系的反差,迫使我们利用科技和大数据的力量在征信与信用管理领域进行一次真正的创新。在征信管理与普惠金融领域,中国有可能用未来十年时间走完美国过去三十年的路。

叶紫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zj008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zjrxz.com.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8-2016,工信部备案号:浙ICP备14025871号-1 浙公网安备 33010602001994号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