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点:男子 地点 门票 杭州 女子 时间 中国 北京
首页 > 滚动 > 综合 > 正文

易瓦特与丹尼斯

风刮了整整一天,傍晚的时候下起了鹅毛大雪。他和她是两只狐狸,他叫易瓦特,曾经是个狐狸王,在狐狸中个子很大,很结实,目光锐利而有神,牙爪坚硬有力,她叫丹尼斯,个子小巧,嘴巴黑的,眼睛始终是眯笑着。易瓦特的风格是山的样子,而丹尼斯的风格像水。他们在一起相依为命,共同生活了很多年。

在易瓦特看来,自己只是一只普通的狐狸,和丹尼斯在一起就是一种幸福。天渐渐地黑了下来,他们想尽快弄到裹腹的食物。在森林里转悠了好长时间,雪把一切变得洁白,大地像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棉被,他们没有找到任何食物,只得朝灯火依稀的村子走去。

走着走着,突然“轰”地一声闷响从他们的脚下传来。易瓦特在她的视线中消失了,她的眼前呈现出一个洞。易瓦特有一刻是昏厥过去了,但他很快醒了过来,并且立刻弄清了自己的处境。易瓦特发现自己只不过掉进了一个枯井里,他发出一声长叫,示意丹尼斯不要往前走。她听见井底传来一声他信心十足的深呼吸,然后听见由近及远的两道尖锐的刮挠声,随即是一种东西重重的跌落的声音。易瓦特刚才那一跃,跃出了有一丈多高,但是离井口还差老大一截呢。丹尼斯趴在井沿上,先啜泣,继而是呜咽。她想为他弄点吃的,那样,也许易瓦特力量增加了会冲上来。丹尼斯默然离开,消失在森林中。

与此同时,易瓦特在紧张地忙碌着,把井壁上的冻土一爪一爪地抠下来,把它们收集起来,垫在脚下,易瓦特想这也许是他出去的惟一的办法。易瓦特的 10只爪子已经完全劈开了,不断的淌出鲜血来。但是就在这时,猎人循着雪地上的脚印发现了他们,发现了井底正忙着的、怀揣憧憬的易瓦特,然后朝他的腿上放了一枪。易瓦特一下就跌倒了,再也站不起来。猎人没想打死他,因为猎人知道,给他留口气,他能发出声音,他的同伴还会回来的,那样,他会有双重收获。丹尼斯是在太阳落山之后才回到这里的。但是她没有走近井台就听见易瓦特在井底嗥叫。易瓦特在警告丹尼斯,一定要远远离开他,她也嗥叫着,询问易瓦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猎人在井边不远处守着,他弄不明白,两只狐狸叫着,只有声,为什么看不到另一只狐狸的影子?但是猎人的凝惑没有延续多久,丹尼斯就出现了,她说不清哪来的力量,跑的速度像飞一样,没等猎人反应过来,就把衔着的一只小松鼠扔进井底,飞也似地离开,她想她不能死,只要她还活着易瓦特就有希望。枪声响了,可丹尼斯早已消失在茫茫的森林中。枪响的时候,易瓦特在枯井里发出长长的一声嗥叫。这是愤怒的嗥叫,撕心裂肺的嗥叫。天亮的时候猎人熬不住了,打了一个盹。这时她出现在井边,尖声的呜咽着,她要他坚持下去,只要易瓦特还有一口气,她就会把他丛这口该死的井里救出来。

猎人醒了。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丹尼斯一直在与猎人周旋着,猎人向她射击了九次都没有射中她。但是第四天的早上,易瓦特与丹尼斯的嗥叫突然消失了。猎人丛井下望去,那只受伤的公狐狸已经死在那里了。易瓦特是撞死的,头歪在井壁上,头颅粉碎,脑浆流了一地。他想:他们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早晚有一天丹尼斯会死于猎人的枪口下,如果自己死了,她就不会再出现了,那样她可以继续返回森林深处。易瓦特的死就为了这个。猎人想:那只活着的狐狸不会再出现了,他想回村子拿绳子把这只狐狸弄上来,可没走多远就站住了。丹尼斯站在那里,全身披着金黄色的皮毛,满身是血,伤痕累累;她精疲力竭,身心俱毁,皮毛被除数风吹动着,给人一种飘逸的感觉,仿佛是森林中最具古典性的精灵。她微微的仰起她的下颌,似乎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她朝井这边轻快的奔过来。枪声响过,她顺势滑落到了井底。

猎人想等到第二天早晨风雪停了之后再去控囊取物,可这一夜,狂风卷着大雪早已填平了枯井,第二天清早,大地一片结白,猎人无论如何再也找不到那口枯井。

叶紫 友情提醒:投资需谨慎!不要盲目投资。本文不代表本站观点!

责任编辑:吴经理
微信二维码

浙江热线网版权所有,转载请保留版权信息。企业合作:270619162#qq.com (#→@)

Copyright © 2000-2012, zjrxz.com. 浙ICP备14025871号-1 All Rights Reserved